令人闻风丧胆的“钛白粉涨价潮”回来了

           2020-01-22     352

核心提示:刚刚步入2020年不久,国内的各大钛白粉企业掀起钛白粉产品新一轮的涨价潮,包括金浦钛业、天原集团、山东道恩、中信钛业、成都
刚刚步入2020年不久,国内的各大钛白粉企业掀起钛白粉产品新一轮的涨价潮,包括金浦钛业、天原集团、山东道恩、中信钛业、成都钒钛、海峰鑫、锦州钛业、宁波新福等二十几家钛白粉企业提价,价格区间在300-2000/吨不等,这一轮涨价潮已经扑面而来。
最先领涨的企业出现在新年的第二天,攀枝花钛海钛白粉价格上调500元/吨,攀枝花海峰鑫钛白粉价格上调300元/吨,湖南创大玉兔钛白粉价格上调400元/吨,随后,各大钛白粉生产企业陆续跟着调价,与今年多伦行业集中提价模式不同,本次涨价出现了中小企业在行业淡季时带头领涨的局面。
近年来,随着行业龙头龙蟒佰利的持续布局,国内已形成龙蟒佰利联成为行业龙头,中核华原钛白股份有限公司,产能排在全国第二的格局,慧正资讯资料显示,2019年龙蟒佰利联的产能预计约为91万吨,排名全国第一,全球第四;中核钛白的产能预计约为33万吨,排名全国第二,全球第七。
而在不久前,龙蟒佰利联第四大股东减持套现,入主中核钛白,成为实控人,这更加引起钛白粉行业的风声鹤唳,莫非是行业第一要收购行业第二。近些年,特别是随着环保政策的影响,中小型的钛白粉生产企业不断退出,钛白粉行业的集中度在提升,而国家大力推广氯化法钛白粉生产工艺、硫酸法清洁生产工艺等先进技术和工艺。
而由于钛白粉行业在龙蟒佰利联龙头企业的大肆出击,先后收购四川龙蟒钛业、斥资8.29亿元收购云南冶金新立钛业68.1%股权及相关股权、斥资8.73亿元溢价收购东方锆业,通过资本的大手笔,龙蟒佰利联现已形成目前拥有四省五地六大生产基地。2018全年钛白粉产销超60万吨,实现营业收入达105.33亿元,净利润23.2亿元,综合纳税15.2亿元。
行业集中度大幅提升,而龙蟒佰利联也一直是涨价急先锋,但是2020年,以中小企业领衔调价的情形,实属少见,尤其是是在淡季宣布调价,更是少见。
2019年12月,天原集团、成都钒钛、海峰鑫等企业已经宣布过一轮调价,只是实际落地价格在市场上并没有多少回声,有业内人士猜测,新年的这一轮调价应该是对2019年产品价格上调的进一步落实,更有一些中小型生产企业明确表示,春节后,还会进一步调价。
通过买化塑研究院的钛白粉指数可以清晰看到,2019年,国内钛白粉价格整体呈现了价格回落态势,期间经历了五六轮价格小幅涨跌。截止到2019年12月底,买化塑研究院监测行情显示,华南地区金红石型的市场行情主流价格为14750元/吨。锐钛型的市场行情主流价格为12050元/吨。山东省地区金红石型的市场行情主流价格为14500元/吨。锐钛型的市场行情主流价格为12700元/吨。华东地区金红石型的市场行情主流价格为14500元/吨。锐钛型的市场行情主流价格为12600元/吨。硫酸法金红石型钛白粉含税出厂整体价格在13500-15200元/吨不等,锐钛型钛白粉含税出厂价格在11500元/吨-12800元/吨不等。
由于过去的领涨行情都是大中型生产企业开始,本轮由中小型企业带头领涨的情况,引起了业内的关注,这部分中小型生产企业成功实现价格落地,实属意外。
2019年整体看钛白粉的市场情况,由于上游大幅度让利,钛白粉价格从高处一路走低,对下游是巨大的利好,钛白粉价格下调,引起了下游企业的备货,库存大量增加,只因为在2018年,这些下游生产企业被上游原材料的暴涨中,苦不堪言。
2019年,又由于环保、安全等政策因素,部分企业停产限产,有一部分厂商出现库存紧张的情况,但在2019年12月的一轮涨价过程中,钛白粉市场价格止跌回稳。
市场猜测,由于近期钛白粉上游的矿端价格较为坚挺,下游经销商和厂家都在积极备货,所以把钛白粉企业的库存都拉空了。但是实际上,国内需求并没有走好,这次涨价也受下游企业和贸易商囤货助推,只是把厂商的库存转移到了下游。加之钛精矿价格有明显上涨,对钛白粉价格有一定支撑。
上游的产品价格,影响到下游的产品价格,这是铁定的自然规律,根据买化塑研究院的监测数据显示,我国大约90%钛矿资源都在攀枝花地区,但是矿产资源属于不可再生资源,开采一年就少一年,2019年,攀枝花地区已经明显出现钛矿供应紧张的情形,而2019年年底,攀西地区钛精矿价格已从1200元/吨涨到1400元/吨,此外,严格的环保政策,令矿山产出更加减少,中小矿场的生产压力巨大,部分小矿场停产。
虽然,钛白粉行业的集中度加大,企业规模也在加大,但是上游的矿石供应量没有增加,相反还在进一步下降,上游的矿石价格上涨,一定程度上助推了下游产品的价格,产业链的传导作用明显。
据统计,在2005年,攀枝花当地曾有400多家钛矿生产企业,而目前仅剩下几十家,大部分环保不达标的生产企业都已陆续关停,剩下的钛矿生产企业原矿的供应量也依然赶不上生产量,所以直接导致价格上行的最主要因素还是资源紧张。
再看国外的情况,2019年上半年莫桑比克和肯尼亚减少供应40万吨钛矿,但当时由于港口还有30万吨囤货,所以紧张情况没有体现出来,目前港口30万吨存货已经消化。市场产量变少之后,原有客户的需求依然在增加。
2019年,国际钛矿资源出现大幅减少。除9月Melinor谷德康项目停产外,年内还先后有贝斯资源肯尼亚原矿区资源枯竭、Sibelco Australia停产等;此外,越南钛矿出口仍未有配额,印度私有矿企业出口依旧受限。目前进口钛矿价格已经达到250美元-300美元,约合人民币每吨2000元。
1月9日,龙蟒佰利联18亿元并购技改的云南冶金新立钛业有限公司正式实现全面复产,其中该公司年产10万吨氯化法钛白粉生产线已实现复产。
龙蟒佰利联拟在云南楚雄累计投资超100亿元,先期投资50亿元,打造云南省钛产品新材料基地,届时新立公司产值将突破100亿元,利税超过40亿元,并带动下游钛材加工、涂料、塑料(7380, 5.00, 0.07%)、盐化工、天然气等行业千亿产业集群,将楚雄州建设成为“中国楚雄绿色新钛谷”。
其中,氯化钛渣项目:计划投资10亿元,规划建设两台3.3万KW的电炉,并对现有生产线进行技改,形成30万吨氯化钛渣生产规模。项目已备,正在开展安评、环评前期工作。
海绵钛项目:计划投资20亿元,引进西方最先进技术新增3万吨高端海绵钛项目,同时扩建现有生产线达到2万吨产能,最终达到5万吨海绵钛生产规模,产品质量达到航空用转子级,成为全球最大的海绵钛生产基地。目前项目已经备案,设计院已经开展设计,正在进行安评、环评、地勘等前期工作。
氯化法钛白粉项目:计划投资20亿元,新建两条10万吨氯化法钛白粉生产线,同时优化元生产线,共形成30万吨氯化法钛白粉生产规模。项目已经备案,正在开展安评、环评前期工作。
一方面是巨头不断渗透产业链,掌控话语权,一方面是中小型生产企业在盈亏线上努力挣扎,行业集中度进一步加大。
近年来钛白粉行业龙头扩产明显的同时,出口市场的快速增量成为平衡市场供需的关键。根据海关数据,2019年1-11月我国钛白粉总进口约15.04万吨,同比减少22.97%,而累计出口已达90.27万吨,同比增长6.87%。
2019年我国钛白粉出口总量预计将逼近100万吨,海外目前有400多万吨的钛白粉产量,其中氯化法占70%,硫酸法30%,即100多万吨。中国出口的硫酸法钛白粉主要就是与海外的100多万吨市场竞争,目前硫酸法在海外的市场已经越来越小,更大的竞争空间是氯化法市场。
此外,中国的主流钛白粉产品销售至欧洲,作为渠道补充,也会销往东南亚地区。不过近年来,印度等快速发展国家的需求增量越来越明显,也会持续刺激中国钛白粉需求。
2019年涂料行业消耗了近350万吨钛白粉,占世界总消费量的55%。大多数工业化国家的人均钛白粉消费量在2-4kg范围内,而在大多数新兴市场和欠发达经济体中,人均消费量不到1.5kg。过去40年来,钛白粉的长期需求平均每年增长3.05%。
在过去的40年中,有12年的同比增长率超过了5%,而在11年中则为负增长。过去十年,需求增长的波动尤为明显。通常,整个价值链上库存的增加和减少都会加剧“正常”的周期性增长。在价格上涨期间,买家倾向于订购超出其需求量的钛白粉,目的是“击败下一次价格上涨”。他们依靠积累的库存,然后在价格下跌期间推迟下达新订单。

目前矿端价格确实比较坚挺,能够对价格形成有效支撑,欧美钛白粉产品的性价比很难改变,即使全球不是增量市场,市场份额也会逐步向中国靠拢。



凡网站注明来源非钛谷网的文章等其他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,必须保留注明的“信息来源”,并自行承担法律责任。


数据监测

最热

最新